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暨南大学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04|回复: 1

11年前,汪国真在暨南大学与同学们谈诗、谈音乐

[复制链接]

185

主题

185

帖子

85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59
发表于 2019-4-29 13:41: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下载微信读书APP    畅听全文内容~





汪国真
(1956.6.22-2015.4.26)
当代诗人、书画家
1978级暨南大学中文系校友

汪国真的诗歌创作,始于大学一年级。

他中学毕业以后进入北京第三光学仪器厂当工人。1978年,22岁的汪国真考上暨南大学中文系

1979年4月,还在上大学一年级的汪国真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了他的处女作《学校的一天》

从此,暨南大学因诗更充满了灵性。

2006年,暨南大学百年校庆时,汪国真接受了校庆电视专题片《百年暨南》的采访,为校庆作《感谢》一诗。

2012年,他从时任暨南大学校长胡军手中接过聘书,成为中文系的兼职教授。

2014年,汪国真回校参加国侨办主办、暨南大学承办的首届世界华文文学大会。

他还多次来暨南大学的《百年暨南文化素质教育大讲堂》做讲座,会场每次都座无虚席......
汪国真与同学在校门合影


11年前
汪国真在暨南大学与同学们谈诗、谈音乐




向上滑动阅览

很高兴回到母校,和同学们谈谈诗、谈谈音乐

我想把我的境况先介绍一下,因为大家比较熟悉的可能是我的诗歌。刚才胡校长介绍了,20世纪90年代,在年轻朋友中,特别是在大学和中学校园中曾经掀起过一场汪国真诗歌热。

当时全国的大学校园都在读我的诗,最近这些年,相对就有些沉寂。但这些诗一直还是有人读,因为从1990年出版第一本诗集到2008年,这19年来我的诗集一直在被盗版。

到2008年我自己收集到的盗版诗集就有三种,2006、2007年每年都有盗版,这说明诗的生命力和传播力还是非常强的。

我从1993年就开始研究书法,当时为什么研究书法呢,是因为我的字写得很差。

1990年因诗歌成名之后,经常会遇到一些让我题字的场合,我的字又写得非常烂,烂到什么程度呢,当时我的毕业论文,就是倪列怀副教授帮我抄了一遍,因为我那个时候的字都没有脸去见老师。

所以成名之后,1993年开始练书法,可能我在某种程度上还是很用功的一个人,到1996年,很多名山大川就请我去题字了,比如说张家界、黄山、五台山、九华山等,都有我的书法石刻,这是我当初没有想到的。

到了2005年,我拿到了一张证书,证书是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发给我的,证书是这样写的:汪国真先生,您的书法作品已作为中央领导同志出访的礼品赠送外国政党和国家领导人,特此致谢。

再后来,我就开始研究音乐,在书法逐渐被人们认可之后转为研究作曲。

研究作曲是新世纪以后的事,是给历代优秀的古诗词谱曲,计划是谱400首,现在已经谱了300多首了,已经制作出来的有40多首。

可能很多人都看过我的诗,但是我想在座的听过我的音乐的几乎没有,极个别的可能有,因为我最近出了一本诗集叫《汪国真经典诗文》,是今年出的,由中国画报出版社出版,里面附了一张我作曲的音乐光盘,有12首我的音乐作品。



汪国真(中间拿扇子者)与同学出游

向上滑动阅览

我想再有成绩的作家或者诗人都是从比较幼稚开始的,至少我是这样的。我发表第一篇作品是在暨南大学读书的时候,写的也是暨南大学的校园生活。

1979年4月13日,我在暨南大学的饭堂吃饭。原来暨南大学有4个蒙古包饭堂,你们可能在图片或者影像资料中见过,新生们可能都没见过,在暨南大学生活比较长的老师可能都知道。

我有个同班同学,叫陈建平,他现在是香港特首曾荫权的高级指挥助理。因为当时我们吃饭是相对固定在一个桌上,陈建平常常跟我们在一个桌上吃饭。

那天陈建平一进饭堂就说:“哎,汪国真,我在《中国青年报》上看到你的诗了。”我说:“陈建平你别逗了,我根本就没给《中国青年报》投过稿,那上面怎么会有我的诗啊?”我觉得,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说是被“忽悠”了,后来我问:“发表的是什么诗啊?”“叫《学校的一天》。”

吃完饭后我就跑到宿舍去找,果然在校园生活版里有一组我的诗,共五首,名字叫《学校的一天》,上面写得很清楚:暨南大学学生汪国真。现在回过头来看我当年发表的诗就觉得不是很上路,不是很成熟,我给大家念一下第一首,第一首诗叫《晨练》,这首诗是这样写的:“天将晓,同学起来早,打拳做操练长跑,锻炼身体好……”

我今天念起来,一是觉得幼稚,二是觉得好笑,这是汪国真写的诗吗?但是当时我的诗就是这样的水平。后来是怎么被《中国青年报》发表了呢?

《中国青年报》1979年二三月份的时候来了个记者,到学生会采访。当时暨南大学的中文系办了两个刊物,一个叫《长歌诗刊》,还有一个叫《赤子心》。这个《赤子心》现在还在办。我的诗就发表在系里的刊物上,学校的学生会把这个刊物给了《中国青年报》的记者,《中国青年报》的记者回去一看,大概觉得我的诗跟校园生活比较贴近,就把这组诗选出来发表。

这次发表提高了我创作的信心和勇气,我以前觉得发表作品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后来觉得也不是那么难,我没投稿就给发表了,世上还是有伯乐的,于是就开始大量给报刊投稿。这大概就是起点,就是这样开始走上我的创作之路的。



诗集《年轻的潮》狂卖60万册

向上滑动阅览

下面我就引入正题,谈一下我对诗歌的看法。

第一,我想说诗是含蓄的。我曾经写过一首诗,叫《秋景》:“枯叶旋转着,敲打着窗棂;风呜咽着,为远去的岁月送行;光仍是那么浪漫,洒了一地笑声;野地走着一个人,抬头瞧瞧落叶,低头望望天空。”

当时一位负责出版我诗集的编辑就问我,最后两句是不是颠倒了,他认为应该是“低头瞧瞧落叶,抬头望望天空”。

我说没有,之所以这样写,是因为抬头看落叶是突出树的高,看到的是树叶在半空中坠落的情景;如果写成低头,就是说落叶在地上静止,就不能传达出动态的画面。

那么什么情况下能低头望天空呢?那只能在水中的倒影中看到天空。全诗中虽然没有写到水,但我们能感受到水的存在,至于水是河水、江水、湖水中的哪一种,就由自己去想象了。这就说明了诗歌是含蓄的,它不需要把什么都说清楚、说明白。

含蓄的诗歌会给人更大的想象空间,读起来会更有味道。所以我们在读诗的时候,特别是在读名诗的时候,有时候读不懂,觉得好像不是这样吧。有时需要深入地想一下,作者为什么这样写,这样我们得到的收益就会比较大、比较多,这就是诗的含蓄。

第二点,诗是夸张的。在我们生活中很多地方都能听到夸张的语言。

比如,有两个人形容他们家旁边的楼房很高。一个人这么说:“我们家旁边有一座楼很高,有一个人跳楼,用了半天的时间才落在地上。”这是夸张吧。另一个人则更夸张,说:“你那个楼不算高,我们家旁边那楼才算高呢。有一个人跳楼,还没落到地上就死了。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他是饿死的!”这就是生活中的夸张。

还有个例子就是两个母亲形容自己的孩子画画很好。一个说,她家孩子画画很棒,一次,她的孩子画只蜻蜓,她以为是真的就去抓,结果抓不到,才知道是画的。另一位家长说,他们家孩子画得更棒,一次她回家,看到地上有条蛇,吓的夺门而逃,结果被碰得鼻青脸肿,原来那门也是画的。

与生活一样,诗歌中也有夸张。我曾写过一首诗叫《雨西湖》。诗是这样写的:“西湖细雨里一片苍茫/不见了草长莺飞/苏堤长长白堤长长/有多少雨滴就溅起多少幻想/西湖友人笑我/晴也寻常雨也寻常/如此,波光水色/不尽枉然/嗳,最好西湖不是故乡。”这里的“多少雨滴就溅起多少幻想”,就是一种夸张。西湖下雨时有那么多雨滴,一个人哪有那么多幻想啊。这就说明诗歌是夸张的。

第三,诗是凝练的,这大家都知道。表达一句话,一般的人说三句,小说家说两句,诗人只说一句。

诗是高度凝练的,孟郊有一首诗是这样写的:“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表达母亲的深情和慈爱。

如果写小说,可以写得非常长,可以是一部长篇小说,也可以是一部中篇小说、短篇小说,把这种慈爱表现出来。但是孟郊只用了30个字,就把这种慈爱非常贴切、非常准确地表现出来了。




汪国真在签售会

向上滑动阅览

接下来要谈的就是,诗从生活中来。在座很多是中文系的学生,老师给你们讲写作课的时候,肯定会跟你们讲到,生活是创作的源泉。但具体诗是怎么从生活中来的,我也讲几段我的创作经历,就是生活是什么样的,怎样由生活变成诗。

1988年,我去参加杭州《东方青年》杂志举办的笔会,闲暇时与一位朋友游览西湖。

当时是第一次游西湖,美景在眼前不禁感慨万千,朋友却笑着说也就那样,后来一问才知道,他家就在西湖畔上,天天对着西湖,没感觉了。

这突然激发了我的诗兴,于是写了一首名为《熟悉的地方没有景色》的诗。原诗是这样的:“凡是遥远的地方/对我们都有一种诱惑/不是诱惑于美丽/就是诱惑于传说/即便远方的风景/并不尽如人意/我们也无需在乎/因为这实在是一个/迷人的错/到远方去 到远方去/熟悉的地方没有景色。”

“熟悉的地方没有景色”,就是那次观景得出的感觉。同是游览西湖,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却激发了我的创作灵感,所以生活中的诗是靠我们捕捉得来的。

如果我们善于捕捉、提炼和升华的话,很普通的一段生活可能是诗;如果我们不善于捕捉、提炼和升华的话,那它就是一段很普通的生活,什么都不是。

我还曾经写过一首诗,叫《旅程》。《旅程》也源于一段生活经历,当时我给《中国青年》办的一个杂志《追求》写一些通讯报道之类的。

有一次去采访一个心理医生,他说一个医生医术是否高明,要通过他的病人才能体现出来。我很纳闷。他接着说,去找你看病的人越多,说明你的医术就越好;反之亦然。

后来我就依此写了一首诗:“意志倒下的时候/生命也就不再屹立/歪歪斜斜的身影/又怎耐得/秋叶萧瑟晚来风急/垂下头颅/只是为了让思想扬起/你若有一个不屈的灵魂/脚下,就会有一片坚实的土地/无论走向何方/都会有无数双眼睛跟随着你/从别人那里/我们认识了自己。”

“从别人那里,我们认识了自己”就源于这次对话。又比如说一个女生有没有魅力,那就看喜欢你的男生多不多,喜欢你的男生多就说明你有魅力,反过来也一样。自我感觉良好是不行的,没有别人喜欢,你怎么知道自己有没有魅力?“从别人那里,我们认识了自己”,生活中这种事情是很多的。

我的诗就是从生活中来,我的诗跟生活有关的也很多。有这么一个故事,一个男孩特别喜欢一个女孩,但可惜的是女孩不喜欢他。后来女孩子被“追”急了,就抄了一首我的诗给男孩,以示拒绝之意。

诗是这样的:“阳光纵然慈祥/也没有力量/让每一颗果实都挂满希望/我们怎能责怪太阳/我纵有爱心/也没有可能/圆你每一个/绮丽的梦想/因此,请你原谅。”

后来又有人跟我说了这么一个故事,有一个女生向一个男生表白,用的是我的诗《给我一个微笑就够了》。

我的诗有些是我自己的经历,当然也有些并不是我自己的经历,有可能是看了报纸、杂志产生的感受,虽然这些经历是别人的经历,但是是从生活中来的。这就是诗要从生活中来。




20世纪七、八十年代,汪国真的诗歌受到热捧

向上滑动阅览


我下面谈一下艺术是相通的。很多人都知道艺术是相通的,可能大家也互相在说这句话。原来我也知道艺术是相通的,因为我最早没有跨领域创作,只是搞文学创作,主要是写诗,后来又搞了书法,又搞了绘画,又搞了音乐,这样跨领域以后,我就真切地体会到艺术是相通的。

比如说,文学中有一种修辞手法叫顶真,就是一句话的结尾是下一句话的开头。这种手法常用于诗歌,但我也把它用到了作曲中。

我曾经写过一首歌词,就是用顶真手法写的。“蓝天下是我们的家园,我们的家园花朵鲜艳,花朵鲜艳四季常青,四季常青仿佛是春天的笑脸,春天的笑脸是我们的心愿,我们的心愿是让友谊永远。”顶真手法在文学创作中能够使文字紧凑,还可以使作品显得很新颖。

在音乐创作中,运用顶真这种手法可以使旋律流畅、稳定、连贯。我写过一首歌叫《快乐的节日》,其中有很长的一段旋律就是用顶真手法写的。上一句的结尾的最后一个音符,是下一句的开头的第一个音符。

其实书法和音乐,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相通的。你们看书法展览,会发现行草或者草书,有的字写得非常大,有的字就写得非常小。在书法创作中,什么样的字要写大点,什么样的字要写小点,实际上是有规律的。

一般来说,好看的字要写大点,不好写的字写得小点。比如说繁体的“仙鹤”的“鹤”字、“飞翔”的“飞”字,这种比较容易出彩的字可以放大、夸张、强调;“自己”的“自”、“田地”的“田”,这种字的笔画很简单而且被框住了,不出彩,这种字就写小一点。

书法作品是通过字的放大和缩小来扬长避短的,音乐作品中是通过什么呢?

不知大家注意到没有,最好听的那段旋律肯定是要被反复唱的,这就是主旋律,其他部分就是作为过渡。所以音乐作品是通过反复来强调和夸张的,实际上跟书法的道理是一样的。

在生活中,这样的例子也很多,女孩子戴项链也好,戒指也好,一开始也是为了让人们注意,如果你的手型非常好看,你戴戒指就让人们注意你的手,这是为了突出你的这个优点。生活中也有很多需要扬长避短的地方,跟艺术是一样的,道理也是相通的。

再一个问题就是诗是有意境的,又是不拘一格的。我的诗集出版以后,喜欢的人很多,当然也有一些批评意见。

其中有一种批评意见说汪国真的诗不好,汪国真的诗没有意境。好的诗都应该是有意境的,是不是这样呢,我觉得不是。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这是一首好诗,具有意境。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这首诗没有什么意境,但它仍是好诗。

所以我们可以得出一种结论,有意境的可以是好诗,没有意境的也可以是好诗。因为写这种内容的诗,如果有意境了,反而缺少一种直达人心的力量。

音乐也和诗歌一样,有的有意境,有的没有。好的音乐即使没有好的意境,也有好的旋律。




汪国真部分作品

向上滑动阅览

最后一个问题就是要注意诗歌创作的规律。在我成名之后,曾经有很多评论家在研究这么一个问题,即写诗的人这么多,为什么汪国真的诗发行量这么大,能拥有这么多的读者。

这样的书,我前前后后搜集到16本,比如华侨出版社出版的《汪国真风潮》、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论汪国真的诗》、国际文化出版公司出版的《与汪国真对白》,等等。评论家、社会学的研究者研究这个问题,是因为在诗人中这种现象还是很奇特的。

我想要告诉大家的就是我的诗歌风格是怎样形成的。我曾研究过文学史上的诗,比如李白、杜甫、苏轼、李清照、戴望舒、徐志摩等,他们的诗歌创作风格是不一样的,与我们现在生活的年代差异很大,但他们的诗歌至今仍在传播和流传。

为什么?有几点共同的规律。第一,凡是能够传播或流传的诗,一般来说都是通俗易懂的。

比如李白的《静夜思》:“窗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但仅仅通俗易懂又是不够的,所以凡是能够传播或流传的诗,都需要有第二个特征,就是能引起人们的共鸣。“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当我们登临高处,目光被限制住的时候,这样的诗句一读,我们就可以感觉到站得更高看得更远了,我们就能够会心地一笑,可以找到那种感觉。还有杜甫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我们都能很快找到感觉,它能引起我们的共鸣。

所以我在写诗的时候,第一点是注意写得通俗易懂,我不写深奥、晦涩、故弄玄虚的诗歌。

那么怎么样才能引起人们的共鸣呢,首先诗要有真情实感,不要无病呻吟;其次就是要锤炼诗句,我有很多诗,很多人脱口而出就能背出来,比如“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熟悉的地方没有景色”,“成功是出色的平凡”,等等,很多学生毕业的时候拿它们来做毕业赠言,就是因为它能引起人们的共鸣。

这是诗歌能够广泛传播和流传的第二点,是带有规律性的东西。

第三点,诗歌要经得起品味,我们十几岁的时候读一首诗歌觉得它好,二三十岁的时候仍然觉得它好,但这时候我们对它的体会就更深了一层,这就是诗歌须经得起品味。

这些是我总结出来的诗歌带有规律性的东西,可以用来指导创作实践。我之所以大学毕业没几年就成名了,而且在这方面走得还比较快,是因为我注意研究了诗歌创作的规律,并用这个规律来指导我的创作实践。

当时有很多诗歌的流派、风格,我都没有去跟随,是因为我觉得我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对诗歌创作规律的总结。我觉得做任何事情都是有规律可循的,比如军事院校教的兵法等就是对以前带有规律性东西的总结。

刚才跟大家谈了谈我的诗歌创作,其中穿插了很多音乐作品,最后我想送给大家我创作的两首音乐作品,第一首是根据我自己的一首诗《让我们写下青春的名字》谱的曲子:“既然所有的节日,都可以是一次开始,既然所有的开始,都可以是一次节日,那么请跟我来,我要告诉你一个斑斑驳驳的故事。既然春天是你淡淡的忧郁,既然秋天是你绵绵的相思,那么请跟我来,让我们在狂欢里,写下青春的名字。”第二首是为白居易的名诗《忆江南》谱的曲子:“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谢谢大家,我的讲座就到这里。




1978年,是暨大浓墨重彩的一笔
孕育了多少如汪国真一样优秀的暨南学子
在世界各地、各个领域发光发热
每一个人都在用行动践行着“忠信笃敬”

没有比人更高的山
没有比脚更长的路
点点学子的足迹
在时光长河中聚集
铺就了金色的暨南之路

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延伸阅读

《闻道:
百年暨南文化素质教育讲堂讲演集》(第一集)



蒋述卓    主编
夏    泉    罗发龙    副主编


    下载微信读书APP听微信公众号文章啦~

- 版权信息 -
本期小编 | 暨南君
审校 | 心望
本文内容、图片整理自
《闻道:百年暨南文化素质教育讲堂讲演集》(第一集)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8

主题

207

帖子

816

积分

注册用户

积分
816
发表于 2019-5-13 09:37:3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 值得思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0-2-19 09:53 , Processed in 0.659621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